媽媽,你怎麽偷看我的隱私

2019-02-14


那天我因爲和同學聚餐,所以回到家時已經晚上十二點多了。我怕會把媽媽吵醒,所以進門時盡量的放低聲音。經過媽媽的房間時,輕輕將半掩的房門推開一條縫,發現媽媽還沒有睡,點著床頭小燈正聚精會神的座在床緣看書。她是背對著房門,所以並沒有發現我,我隨即輕輕的走回自己房間。回房後我習慣性的打開我上鎖的秘密暗櫃。「啊!」

我發現我暗櫃裏的東西已經被動過了,長久以來,我放在裏面的東西擺放的位置都一清二楚。現在的位置不但有些不對,而且似乎少了些東西。我馬上清查了一下,糟了…,我的日記…不見了。我所謂的暗櫃只是我從小擺放一些私人物品的大木箱子,國小時候放的是漫畫書,到了國中時開始接觸色情書刊以後,我就上了鎖,並且和媽媽約法三章,不可以看我的私人收藏。幾年下來不斷的更換收藏內容,高中以後有一次不小心看見母親更衣,從此開始迷戀起媽媽的身體,除了收集了爲數不少的亂倫小說,書刊,錄影帶、光碟、媽媽的性感三角褲以外,並把自己對媽媽的性幻想寫進日記。

我開始時相當氣憤,本想沖進媽媽房間去質問她,爲何不守信用,可是慢慢冷靜下來之後,心想,反正事已至此,我的任何反應只會把我們母子間的關系弄得更尴尬而已。就裝作不知道好了,先觀察媽媽的反應再說吧!於是我退出房間,再蹑手蹑腳的到媽媽的房間門口,從門縫中透出的燈光可以知道她還在看書,而且看的可能就是我那本充滿對母親性愛告白的日記。我又輕輕的走向客廳,把大門打開又關上,讓它發出關門聲音,表示我已經回來了。就在我把門「碰」

一聲關上的同時,我發現媽媽房間的燈光也突然熄滅。我更肯定了媽媽正在偷看我的日記,我就故意來到媽媽的房間,推開房門輕輕的喊她一聲。「媽…」

媽媽在裝睡著,沒有回應我。我心想,那本日記大概還藏在棉被底下。我還是不動聲色的回房拿了換洗衣服到浴室洗澡。我平常洗澡時間大概在二十分鍾左右,而其實我進了浴室並沒有洗澡,而是要給媽媽一個時間把日記放回去,因爲我猜想,她大概也會怕我洗完澡後發現日記不見了,若是等到明天可能來不及了。我把水龍頭打開發出水聲並故意唱著歌,表示正在洗澡,而其實我正透過浴室的房縫在觀察媽媽房間的舉動。一會兒,果然,媽媽也是蹑手蹑腳的走出房間,手上拿的正是我的日記。當她從我的房間出來並回房以後,我才離開浴室回自己房間。

第一件事當然是打開暗櫃看看,果然,已經放回來了,顯然放得相當匆促,位置都放倒了。這一夜我沒什麽睡,心裏左思右想,該如何處理這件事?很明顯的,媽媽也肯定會裝作沒這件事,而且我的戀母日記雖然沒有每天都寫,但是幾年下來也是厚厚的一本,尤其上了大學以後,對媽媽成熟的肉體已經是到了無法自拔的迷戀程度。

所以在日記上所記下的全是我如何偷偷的在媽媽的背後欣賞她,如何的愛慕她豐滿的雙峰,高聳的臀部,甚至於偷看她洗澡,換衣服,拿她的三角褲自慰等等事情。我想她可能還沒有看完,於是我作了個假設,她可能再趁我不在時再過來拿。爲了證實這一點,我在日記的書背上面放了一根頭發,再鎖上暗櫃,明天那根頭發如果不在,就表示她有再來動過。

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我才入睡。但是在進入夢鄉前,我又想了一個大膽的計畫。第二天仍如往常一樣,媽媽叫我起床,沒有什麽特別的異樣,唯一不同的是她顯然昨夜一夜沒睡,兩眼都是紅絲,還不停的打著哈欠。梳洗過之後我就出門上學去了。我是獨子,自幼父親就過世了,媽媽從二十五歲就接掌了父親成衣的事業,十幾年來雖然不乏追求者,但是媽媽大概是因爲怕我不喜歡的緣故,所以一直沒有改嫁,也許是長期擔任主管的關系,需要與人交際,所以媽媽對自己身體的保養一直做得很好,一點都看不出來快四十歲了。也許是我自幼都沒有姐妹的緣故,對於媽媽,我的依賴心特別重,但是卻沒有料到最後會變成一種戀母情結。由於昨天的事情,讓我一整天都無心上課,到了下午我照往常一樣打了一通電話到媽媽公司,但是公司的人說她今天沒到公司。我想她大概想把昨天沒看完的日記一次把它看完吧!

所以沒去上班。傍晚,我回家後媽媽正在做飯。「媽,你還好吧?今天怎麽沒去公司?」

「噢…媽…今天有點不太舒服…所以…」

媽媽顯得有些不自然。我洗過澡之後迫不及待的回房打開暗櫃,果然,書背上的那根頭發已經掉落,媽果然有再來拿過。除此之外,我發現另一件事,就是我收藏媽媽的那些三角褲,突然顔色光亮了起來,而且整整齊齊的折好,疊成一疊,我拿起來看,上面有微微的余溫,好像剛從烘衣機裏面拿出來一樣。「怎麽……」

媽媽顯然將那些三角褲都洗過了,而且不由自主的用女人的本能把它折疊好了。莫非…她並不反對我拿她的三角褲自慰,而且好像有默許的意味。於是我打定了主意,正式開始我的計畫。當晚,我在日記上寫著:「媽,不知道爲什麽,今天都無心上課,心裏一直想著你,我快發瘋了,我想占有你。給我吧!媽,我要你。」

寫好之後一樣放上一根頭發再鎖上。第二天我刻意比媽媽早起,然後讓勃起的陽具伸出內褲外面,再用被單蓋上。一會兒,媽也起來了,照慣例她會掀開我的被子叫我。我閉上眼睛裝睡,聽到媽媽一步一步走過來,然後果然一把就掀開我的被單,我閉著眼睛想像她此刻的表情。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媽媽一直都沒再有任何動作,五分鍾過去,我終於忍不住睜開眼縫偷看,發現媽媽像中邪一樣直楞楞的盯著我的陽具發呆。我心想,成功了,但是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就故意翻了個身,媽才像大夢初醒一樣匆忙把被單蓋上。「小…小俊…起床了。」

媽媽的聲音細得跟蚊子一樣,我不禁暗笑,這樣叫人怎麽叫得起來。我最後還是假裝睡眼惺忪的翻身醒來。「媽…早啊!」

「…早…該…起來了」

她好像還沒回過神來。我故意隨手要把被單掀開,媽媽看了我這個動作,倉皇的迅速回過身子,實在好不自然,我也覺得如此戲弄自己心愛的媽媽有些殘忍,就匆匆把衣服穿好。晚上我藉故到八點多才回來,爲的是要給媽媽一點時間去看我的日記。回來後媽媽正在洗澡,我趕緊回房打開暗櫃,果然媽媽又看了我新的告白。另外又發現那些三角褲上面有一件我從來沒看過的款式,我心裏直噗通的跳,拿起來仔細一看,哇…是件幾乎完全透明的黑紗三角褲,難道…媽送給我的,我興奮得差點跳了起來。媽不但默許我這樣的舉動,反而提供贊助,簡直荒唐得不可思議。

我冷靜了一下再仔細看看媽媽有沒有再留下什麽蛛絲馬迹,後來在日記封面的夾頁裏面發現了一張字條:「小俊,媽很矛盾,希望你看到這張字條,又不希望你太早看到,唉….原諒媽媽不是有意要偷看你的日記,你一直不肯告訴媽你有沒有女朋友,本想從你的房間早出些像情書或照片之類的東西,沒想到….唉!媽看了你的日記真的嚇壞了,沒想到你一直不肯交女朋友是因爲暗戀著媽媽,小俊,媽媽也不是老古板,守了這麽多年的寡,從來不肯再嫁,主要除了想全心的照顧你之外,媽其實也是有私心,想把你永遠留在媽媽的身邊,你在日記中說你有戀母情結,可是媽媽又何嘗不是有著戀子情結。媽的心好亂,小俊,如果你看到了這封信,就暫時裝做不知道好不好,媽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祝你有個好夢!PS:你喜歡媽媽的內褲,媽媽很高興,不要有罪惡感,或是認爲自己心理有問題,我想是男人都會喜歡女人內褲的,你收藏的那些都舊了,媽送你一件較新的,只穿過一次,希望你會喜歡。」

看了媽媽的回應,我的興奮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我離開房間的時候,媽還沒有洗好。「媽,好了沒有,我要洗啦!」

「好了好了!」

媽說著走出浴室,身上穿的衣服差點讓我舍不得移開視線。原來媽媽身上僅僅套著一件簿衫背心,下身只穿著一件白色三角褲,而順著身上未乾的水滴,幾乎全身成了透明。兩顆乳頭頂著薄衫,清楚可見,而下面的三角褲也因爲腿根處的水漬滲透,把黑色的陰毛顯露了出來。這是我長這麽大第一次看到的穿著。「小俊…你別看了…」

媽媽的臉紅通通的,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洗澡後的熱氣未散,或者兩者都有吧!我進浴室之前給了媽媽一個會心的微笑。媽媽已經開始調整她自己了。進了浴室我脫掉衣服正要往洗衣籃丟的時候,突然看見洗衣籃的最上面大剌剌的攤著一件蘋果綠色蕾絲三角褲,由於太明顯了,讓我不用低下頭就可以看見中間布質部份一灘乳白色的黏稠物,爲了判別那是不是冷洗精,我拿了起來聞了一下,一陣淡淡的腥味撲鼻而來,我想媽媽在我回來以前一定自慰了。那一灘正是所謂的淫水了。而媽媽又好像故意把它亮出來讓我看似的,我這時已經完全確定我們母子關系的改變已經是處於箭在弦上的地步了,再來就看是誰先射出這一箭了。回房後我又拿出日記本,想再留幾句話給媽媽,卻發現夾頁裏又有一張字條,上面寫道:「小俊,媽想跟你借最上層那卷錄影帶看看,你把它放進錄影機裏,我晚上十二點會出來看,不過,你要答應我,千萬不要出來,明天早上你再拿回去。」

我看了一下放在最上層的那卷錄影帶,上面寫了一推看不懂的日文,唯一明顯的是標題的四個大字:「母子相奸」

。我想這是媽媽的第二步調整了,想先了解人家的母子通奸是什麽情況。十二點一到,我看見客廳的電視打開了,媽出來看了,我想還是照她的意思,不要打擾她吧!可是我最後還是忍不住偷偷打開房門,探頭看了一下,只看見媽媽沒穿內衣,只穿著那件白色三角褲,斜倚在沙發上,挺著兩座山峰正聚精會神盯著電視螢幕。看了一會兒我還是回房睡了,不知睡了多久,醒來時已經三點多了,客廳電視的燈光也熄了。我上了一下廁所,忍不住走進媽媽的房間。哇!媽媽身上一絲不挂的躺在床上,三角褲褪到了膝蓋處,一撮黑色茂密的陰毛像淋過水一樣濕答答的黏在大腿根處。沒想到這卷錄影帶有這麽大效果,我面對媽媽這副玉體,已經沖動得不可抑止,下面不聽使喚的撐了上來,我心裏七上八下不斷盤算著,該如何著手呢?現在幹了媽媽,相信她不會說什麽的,我立在床前思考了很久,看著媽媽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雙乳,還是忍不住伸出手輕撫著媽媽的乳頭,「嗯….」

媽媽輕嗯了一聲,但是並沒有醒來,我更大膽的將整個手掌貼在媽媽的乳房上面上下的揉捏撫弄。「嗯…嗯…」

媽媽只是不斷的發出舒服似的嘤咛,還是沒有睜開眼睛。我心想,我可能還是太早行動了,媽的心防還沒完全打開。可是媽既然一直裝著,我就乾脆撫個夠吧!於是我更沒有顧忌的大膽愛撫,一手不斷揉捏著乳房,另一手往下貼在陰毛上撫弄。「嗯…啊…嗯…嗯….啊…」

媽媽的聲音愈來愈淫蕩,讓我差點克制不住要擡起她的雙腿,狠狠的將陽具插入媽媽的小穴裏面。「啊…啊…不要…不…啊….」

隨著我將手指伸進媽媽的陰道,媽媽像發呓語般的浪叫著,可是就是不肯張開眼來。好,我換了方式,拉下媽媽腿上的三角褲,分開她的雙腿,由於燈光太暗看不清楚,我索性將大燈打開。哇!媽的的陰唇正緩緩的流下淫水,我爬上床將臉貼上媽媽的陰戶,用舌頭頂開那條裂縫,不斷的舔著媽媽的小穴。「啊…啊…啊…好…好….」

媽媽終於忍不住說了聲好。於是我更加賣力的用舌頭抽弄,兩手往上伸緊握著雙乳拼命的用力揉捏。十分鍾後,媽媽的身體突地一陣僵直,臀部往上擡起,接著狠狠的放下,泄了,媽媽已經達到高潮了,隨後媽媽的小穴不斷的抖動著,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會整片床單都□了。媽滿足了,可是我可慘了,一股熊熊欲火仍沒消除。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在媽媽的唇上吻了一下就回房去睡了。我被一陣撫弄給吵醒,來時先看看手表,早上七點。再看看床邊坐著媽媽,而她的一只手正握著我的陽具。「小俊…不…不要醒來…你…現在還在做夢,懂嗎?你正在做一場甜美的夢。」

我懂了媽媽的意思,於是又閉上了眼睛,任由她去擺布。多美好的一個周末早晨啊!媽媽用手不斷的套弄我的陽具,時快時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幹一場。一會兒我偷偷睜開眼睛,看見媽反而閉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樣,接著用臉頰在我的陽具上摩擦,最後看她緩緩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龜頭,接著又張開口將陽具整個含進口中。哇!好舒服的感覺,媽媽的嘴像吸盤一樣,上下的吸吮。「滋…滋…」

從媽媽的口中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一會兒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時左時右的吸進吸出,沒幾分鍾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媽媽又含住陽具時,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口中。只聽到咕一聲,媽媽把它吞了進去,又在我的陽具周圍舔了乾淨,然後轉身走了出去。我起來後發現那本日記攤開放在書桌上,在新的一頁上媽媽寫了一段話。「昨天的錄影帶很好看,只是那對母子最後也太傻了,又沒有人知道,爲什麽要自殺呢?說什麽倫理道德都是騙人自我安慰的話。你說是不是?如果我是那個媽媽的話,我就改名換姓,帶著心愛的兒子遠走高飛,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去!」

口味推荐